<tr id="memsg"></tr>
<rt id="memsg"></rt><rt id="memsg"></rt><acronym id="memsg"><small id="memsg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memsg"></acronym>
<tr id="memsg"><optgroup id="memsg"></optgroup></tr>
加载中...

车四十四

主演:
龚蓓苾,吴超,李易祥
备注:
类型:
微电影
导演:
伍仕贤
年代:
2001
地区:
香港
语言:
国语
更新:
2018-08-08 00:29
简介:
剧情介绍:许多乘客挤上长途巴士四十四,其中一名男青年(吴超饰)因眉宇间流露出特别气质,引起女巴士司机(龚蓓苾饰)的注意,两人简单交谈几句后,巴士启动驶上一条偏僻公路。路上,巴士遭遇歹徒(李易祥饰),歹徒不仅将乘客票款抢劫一空,还胁迫司机到路边荒草地中欲施强暴,对此,除.....详细
直连
观看帮助:
有个别电影打开后播放需要等待,如果电影打开不能播放请留言给我们,或者点击 报错 反馈。有的播放不了请多刷新几下试试。
相关微电影
同主演影片
同导演影片
车四十四剧情简介
剧情介绍:许多乘客挤上长途巴士四十四,其中一名男青年(吴超饰)因眉宇间流露出特别气质,引起女巴士司机(龚蓓苾饰)的注意,两人简单交谈几句后,巴士启动驶上一条偏僻公路。路上,巴士遭遇歹徒(李易祥饰),歹徒不仅将乘客票款抢劫一空,还胁迫司机到路边荒草地中欲施强暴,对此,除男青年之外的所有乘客都置之不理。男青年在动员无效后,独身冲到车下要求歹徒放过司机,反被刺中一刀,女司机?#33618;?#24184;免。被放回车后,司机继续开车,并将勇敢地站出来的男青年赶下。之后男青年又搭上一辆私家越野车,途中被一辆警车超过,男青年更加关心女司机的命运……

从风格上来讲,《车四十四》是一部典型的短片。短片电影正像短篇小说一样,不会以情节曲折,色彩绚烂取胜,这些都不是短体裁作品的长项。?#23548;?#19978;,该片的导演刻意地将场景只局限于车上和路上,减少人物对白,几乎没有使用光线的变化和声音效果,如此种种安排,使该片的要素浓缩成一些不甚引人注目的点,均匀地分布在主题的周围,令片子在整体上给人以简洁明快的感觉。而在结尾处,主人公一个出人意料的微笑,像刀锋一样在观众眼前闪过――但绝对锐利,在已完成的全片中劈开一个新的视野。结局奇峰突起,这?#36136;?#30701;作品的一大特征。导演可谓深得此中三昧者,而他的做法不但不僵化,还蕴含主题于其中(下面就要谈到),无怪乎引来?#20998;?#35266;众对这一笑的纷纷探询。

主人公搭车青年的破颜一笑,是他获知四十四路车全车惨亡之后的第一反应。乍看去,这实在有些奇怪,于是观众不由自主地便要自问如果自己是那个青年,经历了他刚?#31449;?#21382;的事情:在漠然旁观的同车人注视下,?#38647;?#19979;车营救被劫匪强奸的女司机,没有成功反而挨了一刀,又不可理解地单单被女司机赶下了车。如果自己处于那种状况,会做何反应。我发现我的答案是同样的一笑,相信会有许多人?#24425;?#36825;个答案,因为正是这一笑给人的触动最深。然而,为?#35009;?#20250;是笑呢?在?#19968;?#38754;前,他,或者说我们,笑的是?#35009;?有一种简炼的解释:导演故意使片中人物个性不够丰满使他们感觉上不像实在的人,而像抽象的概念符号,这样全车人的死所带来的也就不是初闻?#19968;?#30340;沉痛,而是公义得到张显时?#30446;?#24847;,这固然不错。但是,单纯?#30446;?#24847;,既不是导演的意图,也不能令我们自己满意。即使我们在理智上完全接纳了上述解释,也?#21248;?#20250;感到这一笑中直指人心的力量有其更深刻的根源。

在片子放映之后,导演回答了几个同学的问题。从他的回答中,我?#24378;?#20197;看出,他想要?#35813;鰨?#29255;中事件并非简单道德危机所致,他说 ?#20998;?#21508;国的观众?#25380;从常?#22312;当地也曾有类似事件发生,可见这一事件?#30007;?#36136;不应局限在某一地区或某一国家来理解,?#23548;?#19978;它是人类进入现代社会后,普遍面临的问题:人情冷漠,社会丧失凝聚力。导演使用了象征性手法来表现这一点,即,他令片中所有的人――甚至包括女司机和男主人公――都缺乏鲜明个性,使他们在别?#25628;?#20013;,也在观众眼中,一定程度地成为符号,这?#24425;?#25105;们多数?#25628;?#20013;映现的,世界上其他人?#30007;?#35937;。不过,对于女司机和男青年,他又做了一点特别处理:他让他们之间进行了几句简单的问候性对白。男青年说话带点痞气,并不讨人?#19981;叮?#30475;上去也没有见义勇为者的一脸正气。但是,正如导演后?#27492;?#25351;出的:几句简单的对话造成的亲近感,?#36132;?#24863;,使男青年在危急?#22791;?#21040;对女司机负有一种责?#21361;?#24863;到应该挺身而出。

导演拟就的对白模式?#33618;?#35828;是对这一问题的?#39280;觶?#32780;算不上一种解决。且不论先贤在这个难题面前的失败,仅仅从现代社会巨大的规模来看,纯对话模式的解决方法?#24425;?#19981;可取的。其实,社会太"大",这已被作为一种根源而提出过了。比如,?#25250;?#22763;多德和老子都认为小国寡民?#20146;?#20339;的?#21050;?#32780;腾尼斯则明?#20998;?#20986;只有小社会才能实现和谐,达到"?#30701;?,大社会不可避免地要变得机械化。涂尔干倒是认为"大"不成问题,他希望用宗教作为调和?#28872;?#23454;现大社会中的"?#30701;?,然而,他并未成功。

过于庞大的社会必然要导致人与人的疏离,导致现代人感觉自己被束缚于巨大空间中?#30007;?#23567;一点上,寂寞而又无助。这种状况下,人?#30007;?#29702;会发生种?#30452;?#24322;,做出种种不可理喻的事情。近年来的黑色幽默文学中有大?#31354;庵置?#20889;,《车四十四》的片尾一笑,也可算其中一例,只不过不是明确的表达。于是,问题又回来了,我们在笑,笑?#35009;?#21602;?也许是在这荒唐无序的世界里找到一点公义,快意?#30007;?也许是血腥惨象冲破心中压?#36136;鋇男?#27844;;也许是对自己在世界中无能为力的自嘲――我要说,?#21152;?#21487;能。

? 黑龙江省十一选五开奖